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贴士

白银霸主第五百九十一章一地鸡毛营养

2021-01-15 来源:

白银霸主 第五百九十一章 一地鸡毛

正值中午,头顶烈日高照,路边蝉躁连绵,迤逦的大军队伍在官道上缓缓走着,那队伍延绵几里,足足有数万人,看到队伍过来,那些在官道上挡在队伍前面的车马和行人,都连忙把官道的路让开,让大军的队伍先行通过,不少人在旁边看着大军的队伍,忍不住窃窃私语。

“你说这叫什么事,一会儿打一会儿不打,队伍调来调去的,这不是折腾么?”路边的一个茶棚之中,几个坐着喝茶歇脚的行商看着茶棚外面走过的军队,其中一个人就忍不住感叹了起来。

“你知道什么,那古浪草原上黑羯人正和沙突七部正打得热闹,就让他们狗咬狗好了,咱们大汉帝国的大军,干嘛要冲到古浪草原为沙突七部火中取栗,流咱们的血和黑羯人拼命,就算最后打跑黑羯人,那古浪草原还是被沙突七部那些白眼狼霸占着,这亏本买卖,绝不能做,这大军撤了才好,原本军中就没有人想为沙突七部去打,到处怨声由女神联盟开启!  51游戏社区《女神联盟》官:  在这里载道,现在撤走正好,你看看外面那些官兵的脸上,哪里看得出半分难过的样子,就差唱歌了!”

“既然现在要撤可以给用户流出选购和邮寄的时间;另一方面情人节购消费多为鲜花、奢侈品等礼品,那当初为什么又大张旗鼓的说要打呢?”

“哈哈,这不是朝廷之中有奸相作祟么,当初就是那奸相林擎天主张对古浪草原用兵,现在好了,奸相遇刺死了,现在朝廷正本清源,自然不能再做傻事,咱们出钱流血去让沙突七部那些狼崽子高兴,你没听说么,那安西大将军卫无忌前几天都被朝廷派来的钦差给抓了,这派到平溪郡来的大军,自然也奉命撤回,哪里来的撤到哪里,像外面这支队伍,就是兰州来的,自然要回兰州去……”

几个行商在茶棚下面说着话,自然没有注意到就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一个少年模样的年轻人坐在一张桌子边上,也正一边喝着凉茶吃着西瓜祛暑,一边饶有兴趣的听着他们的话,不时打量一下茶棚外面官道上络绎不绝穿行而过的大军。

这个年轻人,正是严礼强,此刻的严礼强,已经恢复了原本的身材相貌,但因为穿着一身普通的灰布衣服,身边也没有什么随从,所以自然也不引人注意。

今天已经是六月十八日,在前几天得知安西大将军卫无忌被抓,西北和甘州局势大变的消息之后,原本因为“走火入魔”一直在苍龙山中找高人“疗伤”的严礼强,自然就“痊愈”了,然后和崔离尘告辞,立刻一个人动身返回平溪郡,这茶棚外面,就是通往平溪郡的官道,这里距离平溪城,已经只有八十多里路了。

所谓树倒猢狲散,林擎天一直是相党的核心,这次林擎天“遇刺身亡”,皇帝陛下重新执掌朝廷大权,那原本围绕在林擎天身边的诸多官员,自然也就溃不成军屁滚尿流的崩溃了,一干之前投靠林擎天的官员不是改弦易辙,就是被皇帝陛下清算,特别是林擎天一党的骨干官员,一个个被抓的抓,杀的杀,逃的逃,整个大汉帝国的局面都为之一变。

五月份的时候,原刑部尚书顾春怡因多项重罪,在帝京城就被皇帝陛下砍了脑袋,兵部尚书在在狱中“病死”,其他罢官免职坐牢自杀的朝中大员有一大串,到了六月,朝廷对相党的清算延伸到了地方,几个月前还风光无限,颐指气使准备拿严礼强开刀,然后带着三十万大军去古浪草原驱逐黑羯人的卫无忌,自然也就被拿下了,而除了卫无忌之外,在西北的官场上,同时被拿下的,还有原西北转运使江天华。

拿下了这两个人,朝廷对古浪草原用兵的计划自然作罢。

就算林擎天没事,朝廷之前决定出兵古浪草原的计划,恐怕也不得不停下来。因为这个时候的帝京一心就霸业!故红尘可斩!当你能明白这一点城,正因为石龟预言的天劫处于紧张动荡之中,皇帝陛下和满朝文武这个时候想的都已经是迁都之事,而除了迁都之外,帝京城和京畿之地那千百万百姓的迁徙安置,才是真正考验朝廷的大事,在这种情况下,帝京城满朝文武自顾不暇,哪里还有更多的时间,精力,钱粮来给沙突七部出头打仗,刚好林擎天出事,朝廷拿下江天华和卫无忌这两个林擎天的死党,就借坡下驴,停了对古浪草原用兵的计划,留下西北的一地鸡毛,让地方官员收拾,至于古浪草原上沙突七部和黑羯人的争斗,估计在双方彻底分出胜负之前,朝廷都会置之不理,准备坐山观虎斗。

这林擎天果然是大汉帝国的毒瘤,他一“死”,严礼强就发现整个大汉帝国的局势,特别是自己的处境和西北这边的局面一下子豁然开朗,许多问题一下子迎刃而解,之前那让自己束手束脚的许多束缚,一下子似乎都没有了。

看来,无论哪个地方哪个时代,把制造问题的那个核心人物解决掉,都是解决问题的最快的办法,严礼强一边喝着茶水,一边在心中嘀咕着,这次解决林擎天,自己也勉强出了一份力,也算是默默为大汉帝国立了一份功劳,与有荣焉。

眼前局面似乎大好,但是严礼强却也只是稍稍松了一口气,还无法真正放松和高兴得起来,严礼强的心中始终有一片阴影,因为他知道,林擎天其实没有死,而林擎天真正的身份,甚至根本不是人,此刻的林擎天不知道还躲在哪里舔舐只要大家能做到以上六大点着伤口,而大汉帝国境内,甚至是大汉帝国之外,不知道还有多少像林擎天一样的邪魔,不知道要搞出什么事来……

不知不觉,严礼强想得都有点入神了。

……

“老板,来一壶凉茶,对了,你这西瓜怎么卖?”

不知什么时候,一个声音突然出现在严礼强的耳中,听到这个声音,严礼强浑身微微一震,一下子就转过头,看向自己右边茶棚的柜台处——一个十八九岁满头大汗胖墩墩的年轻人,刚刚来到茶棚里歇脚,正在柜台哪里问着掌柜的价钱,看着柜台后面摆着的那一堆西瓜,暗暗咽了咽口水。

已经多年不见,这个年轻人的声音有点变粗了,但是听在严礼强的耳中,还是那样的熟悉和亲切。

严礼强一下子站了起来,叫了一声,“苏畅……”

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那个年轻人转过头来,一眼就看到了严礼强,瞬间,那个年轻人的嘴里就像塞了一个鸭蛋一样,眼睛也一下子瞪圆了,这个年轻人还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在发现眼前的一切都是真实的之后,那个年轻人高兴得大叫了一声,“礼强……”

四川成都脂肪肝医院
济南治疗妇科习惯性流产多少钱
成都神康癫痫病医院好不好
友情链接
石家庄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