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贴士

庙堂或郑卫之音组诗营养

2021-01-15 来源:

庙堂或郑卫之音(组诗)

范宗沛:《杨柳》

倘若绝句,可水墨、浣洗。

亦可用燕子的尾巴裁剪。

隔河,有人在对岸喊。

手一挥,风就过去了。

而离情,一扁兰舟。

在水穷处打捞散落的目光。

二十四桥明月夜。

玉人的笙歌,瘦可随风。

夜幕,偏东南一隅。

被一美髯公拉扯得七零八落。

。

秦立巍:《女人花》

A。

我的前世,就是一截木头。

可以对我拔刀、劈头盖脸。

不断轻轻地对我使了兰花指。

B。

传说中,一袭落草的寂寞。

因为感动而拥戴,做了草木的王。

C。

可以怀想,那些风光的日子。

在洛阳、在沈园、在布达拉。

一段香,就是一代国色天香的王朝。

一低眉,就是一阕花谢花飞的婉约。

相信一朵花,就如相信时间的光影叠加。

譬如李清照的茶、穆桂英的枪、梅艳芳的曲。

今夜不设防,一双手搭弓将我射杀。

D。

从此,我伐木为舟。

为你打捞心河落水的朱砂。

为诗歌插上草标。

雕虫买米,埋灶做饭。

路过地下通道,向一顶反扣的帽子。

递上我菲薄的致敬。

E。

世界上所有的刀剑,都铸成犁铧。

世界上所有的弓箭,都化成琴弦。

搭起你的左手和右手,传递感动。

抬起我的右手和左手,鼓动掌声。

。

。

十年烟花冷。

兼怀张国荣。

这个三月,注定是一些搜寻的日子。

扑朔迷离,很多的真相等待打捞。

十一年前那一场风月,在高楼。

纵身一跳,随化为一地落红。

潜伏了十年的一场偏头疼。

被风寒,从三月一直带到四月。

四月一日,桃花倘若是一场谎言。

地菜将整合蕨根、春笋板块,华丽上市。

为艺术,为爱情。

怀念一代歌后玛丽亚·卡拉斯。

197却出现了一条黑色产业链——“信用炒作集团”9 年春天,由希腊长代表希腊政府,在海军舰队的护航下,将卡拉斯的骨灰伴着鲜花缓缓地撒入了爱琴海,从此玛丽亚·卡拉斯便永远地融汇在了她所热爱的大海中。此时,人们的耳畔仿佛又响起了她那既熟悉又凄楚的歌声:我为艺术为爱情而生活…在我最悲伤的时候,为什么啊我的上帝,你却无情的将我抛弃…。

一段时间的老去,可以改写我们思想的年龄。

可以匿去些散落的记忆珍珠,甚至掠走生命。

玛丽亚·卡拉斯,一个为音乐而生的名字。

一个美声的名字、歌剧的名字,一生信奉上帝。

每一朵鲜花的绽放,都是为艺术、为爱情。

希腊而此次与浙江大学的合作是IBM与众多高校合作中投入力度最大的一次。就如IBM中国开发中心上海实验室总经理兼浙江大学软件与服务工程系主任崔峰女士所说: IBM将派遣各领域专家及高级科研人员为联合培养的研究生亲自授课、巴黎、纽约,圈点了生命的全部轨迹。

米兰斯卡拉歌剧院、柯文特花园皇家歌剧院。

以及美国的纽约大都会歌剧院,共同打造了一个。

世界歌剧女王的宝座。从此,一个的名字。

站在欧洲歌剧高高的分水岭,像巴黎上空的夜莺。

一段歌声,阻挡了意大利入侵者的子弹和刺刀。

一段爱情哀怨,令希腊船王的黄金,黯然失色。

一个人,倘若不朽,绝不会是她的生命。

玛丽亚·卡拉斯,一个拒绝了时间和空间的名字。

以音乐的名义,以歌剧的名义,以美声的名义。

依旧在《托斯卡》的咏叹调里,星光灿烂。

玛丽亚·卡拉斯,让一双渴望爱情的眼睛。

凄婉哀怨,形影相吊,黯淡在星光的边缘。

唯一的请求。

今晚的月光,刚好铺满。

我们的全部细腻和温柔。

在琴声、人声和电声的揉合里。

没有了爱与恨的纠缠。

没有孤独与幻想的折磨。

我们听安德鲁·洛伊·韦伯,听。

把音乐呈现的柔情与宽容,听成。

一把1722年的斯特拉底瓦里小提琴。

或者一部折射着后现代魅力的音乐剧。

把伦敦的《歌剧魅影》听成。

中国的《夜半歌声》

黑暗和光明停止了较量。

天使和魔鬼的对抗也偃旗息鼓。

摆脱了被的诱惑。

跨过了激情的陷阱。

透过幸福的光芒。

是黑暗牺牲的悲壮。

这一刻,还有什么样的的力量。

可以阻挡爱情的降临。

撷一片灿烂的星光。

一起见证激情的唱段。

裁一缕轻柔的月光。

让爱轻绕幸福的霓裳。

当音多路从不同方向赶往灾区。乐和我们一笑而过。

掌声,是谢幕者对爱。

唯一的请求。

间奏。

听梁静茹的《夜夜夜夜》

亲爱的,如果你觉得飘泊的累。

请把你的手交给我,交给钱柜的麦。

一首曲子,可能无法催开每一朵夜来香。

但今夜,愿所有的云淡风轻都降落在。

我的肩头,为你担当一次片刻的小憩。

就像此刻,梁静茹的那首《夜夜夜夜》

把一颗飘泊已久的灵魂谱上降B的曲调。

在提琴和键盘的伴奏里反复地吟唱。

昨日,每一朵妖艳放纵的花已片片凋落。

今夜,一只音乐的手一把婉约的电提琴。

正在语言的缝隙丝丝弦弦的拉响。

亲爱的,这是连接夜与夜的间奏。

一个高潮的跌落,另一个高潮的迭起。

设置一次这样的过门,把思绪的疲惫。

在音乐舒缓的行进起伏中解决。今夜。

是音乐,是一只拉琴的手和一只托麦的手。

共同抬举了那条星光点点的心河。

原本,就在一个夜和另一个夜的间奏。

乐手交付我们的是一首完满的乐曲。

太阳即将还原我们这种超高收益不可持续。全文链接一个完整的天空。

 低眉:邓丽君。

2007,邓丽君已离开我们十二年了。平心而论,论美貌邓丽君不能说是风华绝代,但她的歌却实在让人难以拒绝。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我们有理由相信:十年后,甚至一百年后,邓丽君的歌依然会被我们的后辈传唱不衰。她的声音绝不会因为离开我们而消失。

关于你的记忆。

时间已被打造成。

一张黑胶唱片。

东山飘雨西山晴。

光芒在颠峰的高度。

引领一代又一代人。

回家的路。

千言万语。

吟不尽你低眉的浅唱。

台前雷动着。

十亿个掌声。

那是上帝的手指。

抚孤独的身躯。

亲吻你神性的歌喉。

心里梦里。

你花一样的柔情。

和水一样的寂寞。

在孤夜。

在空港。

真情无法告别。

精彩无须谢幕。

轻轻地你走了。

在桃花映红的柴门。

乘一叶红消香断的兰舟。

十二载离愁的空白。

时光被剪裁成。

一囊无字的锦书。

一件寂寞的春衫。

美景良辰辜负了你。

半个世纪的。

盈盈含笑。

今夜的小城。

仍有美酒和咖啡的飘香。

而我的爱人。

只有独上西楼。

去聆听你的温柔。

想象昨日的。

人面桃花。

成都癫痫病哪里治疗好
鄂尔多斯看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异常分娩
友情链接
石家庄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