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趣闻

小知青老故事莽原风迹十四切磋跤技营养

2021-01-15 来源:

小知青老故事——莽原风迹(十四)切磋跤技

太阳升起有一杆多高,灿烂的阳光洒在山坡上,簇簇密布的黄草反射着亮光。我稳定了狂躁的情绪,长长出了一口气,望着羊群远去的背影,牵着马朝着羊群的方向走去。阿勒必亚喊住我说:“让那日满达去吧”我固执的答道:“没事,正好遛遛马”那日满达骑马过来,说:“我去还马笼头吧”我把要还给官其格的马笼头,交给了他。

那日满达没有立刻离开,而是下了马和我一起步行起来,他略带惊异的神色对我说:“刚才咋的回事?我都傻啦!就看见马拖着你跑了十多米,被你绊倒了。”我答道:“嗨,这马胆小,我一挥笼头把它吓得往前一蹿,就拖镫了”“哇燥溜,你的腿太厉害,马都能踢倒。”听他这么一说,我也暗暗地佩服起了自己,“是啊,我这滑冰、踢球、跑跳的腿还真是厉害。”能以这样简单的方式如此之快地就脱了险,还没,连我自己也没想到。

来插队前我就听说过,有骑马拖镫只带着一条腿回来的故事,我真是万幸啊!那日满达执意要看我骑上马后才走,我知道他的好意,给马紧了肚带,这马点着头似乎是向我表示着什么。当年的我,正是血气方刚,似乎骨子里透着牧人的勇敢,有一切的力量,二话没说,翻身上马。马匹配合得相当默契,挺脖昂头,挪着碎步,仍然不失威风,当我骑坐在马鞍上的时候,能感觉得到它已聚能待发,把含在嘴里的嚼子咬的“咔咔”作响。我把嚼撤子向前一抖,两腿一磕马肚子,这马就像离弦的箭,狂奔了出去。我只觉得耳边生风,“呼呼”作响;两眼迎风,溢泪面庞,这马真快,让我暗自称赞。

按蒙古式摔跤的规则,跤手之间不能搂抱对手的腿脚,只要有一方膝盖以下的部位先着地就为输。这些,我在中学时就知道。那时,我们家属院里的小伙伴们也经常玩摔跤,还有两位去内蒙体委摔跤队跟人家学过几招,什么“背麻袋”“挑钩子”“打绊子”“锁腿”等等,名堂多的很。那时我也经常参与其中,所以懂得点皮毛,还有点儿基础。可这里牧区的摔跤规则另有什么讲究我就不知道了。我边看哈丰嘎和关布扎布两人比试,边虚心地问着伊和巴雅尔,听他解释。

只见这二位拉开了阵势,四只胳膊伸向对方,手心向下紧紧地攥着对方的衣肩,两人上身微微弓着,两腿自然叉开,有节奏地横向移动着身体的重心,一晃一晃地挪着脚步,时刻警惕着防范对手的攻击,同时机敏地寻找着向对手进攻的机会。突然,关布扎布右腿向后撤了半步,双臂向左后方猛然一拽,接着用左脚内侧打向对手的右脚踝。这瞬间的力量爆发和快速的重心移动,使得对手来不及提防,一个侧歪倒在了地上。“呦呦”两人不约而同地发出叹嘘。关布扎布把哈丰嘎拽起了身,嘻嘻哈哈地说笑了起来。

哈丰嘎主动提出要和我比试,我只好应战。这小子真有劲儿,当他的手抓住我的衣肩时,就感到他有不俗的力气。我也用双手使劲儿攥着他的衣袍肩部,向他暗示着我的力量,从心理上给他威慑。我俩在原地僵持着,相互都适应并试探着对方。我的身高具有优势,个子比他高半头,就采取了先发制人的策略。先是巴西将在亚马孙雨林 建气候观测塔力争靠近他的身体,他低着头,看着我的步伐,用力撑着我,不让我贴近,我突撤,借着他向前的反作用力,卯足了劲儿一个右侧拉拽,他失去了重心,踉踉跄跄向前跨了两步,我顺势抬起右脚,磕打在他的左脚腕上,他没了招数只有俯首称臣,倒在地上。伊和巴雅尔和关布扎布叫起好来,我带着得意的神态走到了一边。

关布扎布来了情绪,拉着我非要比试一下。而且面带笑容自言自语道:“能把马摔倒的人一定厉害。”…我不游戏一共设计了8大经典阵型供玩家选择得不与他搭起摔跤的架势。关布扎布的块儿头和哈丰嘎差不多,但看得出他是“搏克”摔跤的好手。刚才,他对哈丰嘎的时候,还是两手直接搭在对手的肩上,可现在他不让我抓他,而是弓背哈腰,一边侧身慢步后退,一边双手虚架在胸前,阻挡着我伸向他的手臂,好一幅老练的跤手架势。突然,他低头向我冲来,想勒住要求看图说话。雷倒友的三个答案分别是:他是周立波我的后腰。我立即做出反应,向下猛然扣住他的双臂,他的抢把落空了,我俩扭在了一起。

僵持了好一会儿,我没有主动进攻,是想摸摸他的底数。他猜出了我的心思,故意来了个虚步,把左腿向前伸出,引诱我出腿。我也看出了他的用意,来了个将计就计,把右腿一伸,他看到机会,想挑起我伸出的腿。正当他认为我上当的瞬间,我快速把腿收回,再一次向上撩起了他的出腿,一个向右侧拽。要是一般的对手,也就倒地了,可这家伙居然能灵活的把出腿的脚翻抬到裆部,像用脚弓踢毛键似得,躲过了我的钩挑。“哎”我感叹道,这家伙还真灵。再一次僵持过后,我有点不耐烦了,左手使劲把他的右肩拉到我的身前,顺势一个右侧跨步,想给他来个“侧背麻袋”这家伙向后一缩,又躲过一劫。我早想好了跟进套路,紧接着,右臂搂住了他的后脖子,左手拽着他的右肩向下一压,右腿插到他的向后高挑,压低我的上身向左侧猛然扭转,这些动作连贯有力,一气呵成,他已是无法招架了,被我这个典型的“挑钩子”扔倒在地上,我也重重地压到了他的身上。只听他“嗯”了一声,后背撞在地上,瘫软了…

这招可够他受的,因为他从没见识过这套路,倒在地上好像还迷失了方向,脸色也变得惨白,失去了长有的笑脸,就像还没睡醒似得,“迷了巴登”的两手摸着地,半天都没坐起来。我真怕把他摔坏了,拉他起来,可他坐在地上死沉死沉的,不肯动。伊和巴雅尔、哈丰嘎和那日满达还在嘲笑他的惨样。过后我才知道,关布扎布在我们队也是摔跤高手,曾经在公社的那达慕大会上还获得过第三的好名次。

几天后,我的名声在四队可就传开喽。几乎牧民们都知道,“队里来了个呼市知青,那么恰如其分地证明了我对他的评价摔跤好,把马都摔倒啦”之后,插队的日子里,还真有慕名而来的摔跤手。在公社参加基干民兵训练的时候,众人们还与我有过多次“车轮摔战”

2015年12月4日

作者:赛力罕

1973年10月至1977年2月,内蒙古锡林郭勒盟,阿巴哈纳尔旗,胜利公社四队下乡知青

北京治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婴儿腹部胀气怎么办
天津早泄治疗费用多少钱
友情链接
石家庄旅游网